话题:互联网

日志

实验 | 断网记

我对网络倒不至于沉迷得无法自拔,我所说的断网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拔掉一切网线、让自己置身于一个完全互联网之外的现实世界,而是我在自己身上所进行的一项关于“如何有选择的触网”的实验。熟悉的朋友都知道,我在去年上半年已进行过一次类似实验,我将它称之为“断网”项目第一期。当时实验持续了三个月,说是实验,其实并不复杂,说白了就是三个月内不在任何社交网络发布任何社交状态。只是这一次持续时间延长至半年,但这个简单的实验对我来说仍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当年因为条件不允许,我比同龄人更晚接触互联网,待我触网时中国互联网已处在快速发展阶段,幸而我还能够真切地感知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脉络,尤其2010年以后我对互联网产生了极大兴趣,并在业余时间以“一个互联网的生产者”自居。

说到发展脉络,我认为近10年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为我们编织出了一张庞大而细密的信息网,而近5年来移动互联网的极速发展则更进一步,为我们编织出的是一张虽不至更为庞大,但却更为细密、更富黏性的如同蜘蛛网般的社交网络。由信息到社交是互联网的一次回归,毕竟互联网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都是人,在人造的互联网中,信息只有为人所用才富有价值,而以人为核心的信息网便是社交网——这便是我对社交网络的理解。社交网络之所以有黏性,也正因为人们能够在其中生产或消费对自己有价值(或以为对自己有价值)的信息。这类现实的需求(或幻想的结果),让许多如同我一样的人想短暂脱离这个网络而不得,或者即使脱离也是艰难得逞。

我的互联网之旅可分为高中、大学和工作后三个阶段。高中是刚接触互联网的时期,大概在2005年到2008年,与现在相比,那时对互联网十分陌生,印象定格在彩铃音乐和FLASH动画;大学是互联网的进阶阶段,在2008到2012年间,因为有大把的时间,对互联网有了更多的了解,尤其对偷菜和抢车位留有较深印象;2012年毕业至今当属第三阶段,严格来说应从2011年开始,期间智能手机的普及为移动互联网突飞猛进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移动互联网”应当作为这一时期的关键词。

上面的分类也适用于我的网络社交,而且三个阶段分别对应不同的社交媒介:高中时使用QQ空间,大学时迁移至人人网(原校内网),毕业后由人人网转移到新浪微博,而现在又彻底从新浪微博转到微信,只在微博上留下讽刺的微博数250。由空间到人人、再到微博或微信,是个人的自发行为,也是一种群体效应,所以我们都听身边的人说过“不再玩空间、人人或微博”云云。但它们都不过是一个社交媒介,具有社交媒介三大基本功能——发布自己的状态、查看他人的状态和与人交流,都能完全满足我们基本的网络社交需求,可为什么我们对待社交媒介竟像追逐娱乐热点一样朝三暮四、不专一、不持久呢?

如果上述疑问也道出了一条规律,那我推断一段时间后必定会有新一代社交媒介取代微信,只是时间或早或晚;而在此之前,人们不约而同地将焦点转移到微信上也定有其原因。我认为原因在于我们追求社交需求的同时还在追求其他重要的东西,毕竟社交只是人类需求体系中的一小部分。这点可以在微信的功能设计上得到验证。微信是一个社交工具,也是一个“社交+工具”,它以社交为核心,在满足人们社交需求的基础上加入公众号,可以对其他服务进行无限延展,这让它不仅仅是一个社交软件,更是一个学习、生活和工作的有效工具。我们通过它获取资讯、订住酒店、支付款项、推进项目等,让它为我们提供全方位的服务,而不仅仅是聊天。而且微信重移动、轻WEB的特性更让它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与人们几乎形影不离。

但不久之后我又发现,包括我在内的许许多多的人早已将自己的社交需求严重夸大,反映到微信上就是我们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耗费在群聊、抢红包、发布和刷新朋友圈,聊天列表持续增长的未读信息和朋友圈永不消逝的红点散发出无穷的魔力,引诱着我们一次次端起手机。我开始反思,这些口水式的聊天和无休止的动态跟踪究竟有无必要,我们会不会在线下进行如此多的无意义的交谈,我们会不会大声告诉遇到的每个熟人自己每天吃了什么和去了哪里。当我们开始自觉或不自觉地对自己的某些行为感到厌烦时,我们早已需求过度,而这正是我们让自己做出某些调整的时候。这就是我进行此次实验的直接原因。

科技的进步日新月异,互联网的发展突飞猛进,新概念、新产品层出不穷,让人目不暇接,但什么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我们如何守住自己的真实需求,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思。科学技术没有生命,人造工具永远中性,当我们的生活被某项科技困扰了,我们没有理由去怪罪科技本身,就像微信为我们提供了“社交”和“工具”两方面服务,但我们自己过多地将砝码加在“社交”上,天平必定失衡。

更准确地说,“断网”项目是一次对自控力的锻炼。为期半年的项目第二期到现在已经过半,这对很多人来说或许根本就不是事儿,但对像我这种“不说话会死”的人而言却显艰难。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在燃起自我表达的念头时告诫自己“多说无益、言多必失”,再一次又一次将起伏的心态熨烫平和。我越来越觉得这次实验就像一段修行,坚持时间越久,距离目标越近,就越有成就感,而修行的终极目标就是——取舍之间,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