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赞美给人以安慰,手术还得用刀

有不多的几位朋友疑惑为何我的动态通常都不那么“正能量”,并对我表示“担忧”,甚至建议我分组发送以免被领导看到,我打心底里感谢他们关心,但我并不打算这么做——内心坦荡,行为正直,无须遮掩。

其实这不在于我们的内容能量正负与否,而是缘于我们对正能量的理解不同,更深层的,我们的思维方式和处世方式不同。

思维方式上,大多数人将正能量理解成了一个狭义的概念,其三大经典操作分别是赞成、煽情和歌颂;而我则认为提出问题、审视问题也属于正能量的范畴,其也有三大基本操作:质疑、揭示和批判。前者讲究情绪情感,更多的是接受、认同和满足,再不济也保持中立、观望、不语;而后者希望理性逻辑,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首先关注结论与事实是否存在偏差,尽量明确偏差点和偏差度,再试图疾声呼吁采取措施纠偏。

处世方式上,前者是寻求安全,后者是追求真相。不难理解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更为安全的方式,或缄默不语、或高声赞美,尤其后者,毕竟谁不喜欢赞美呢,更何况身边还有众多亲朋好友同事领导眼睛盯着——他不动则我不动则最安全;而批判则艰难得多,就像做肿瘤手术,动机单纯美好但行为本身让人痛苦,得罪了肿瘤不说,还要面对周边不同流的压力。后者对前者往往1对99,孤独而无助,正所谓批判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翻。

世界千姿百态,人也各不相同,我们不妨开阔些,看待世界的角度不妨多一些,对世界的理解无论深浅也不妨多一些,哪怕千人两面、千篇二律都要好过千人一面、千篇一律。只要有助于促进个人家庭幸福、社会民族进步、国家世界大同,就都是正能量。

最大的正能量不光是口号喊出来的,心中有正能量才是真正的正能量。

正如肿瘤手术针对的只是肿瘤本身,不是对人的身体和精神的整体否定,我们大可不必讳疾忌医。但无论如何,赞美只能给病人安慰,手术还得用刀。

既然赞美的歌声已经响彻神州大地广袤天空,那不妨也听一两声蝉的聒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