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虾说 | 我不吃龙虾好多年(上)

我不吃龙虾已有好多年。

我说的是小龙虾,因为只有小龙虾这等尤物才配出现在炎炎夏夜的餐馆、大排档和家庭的饭桌,而龙虾自有其高贵的去处,但不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倘若龙虾君真忸怩作态、点头哈腰、笑脸相迎地走过来,我也只会客气地请它负分滚出——您可别糟践了高贵的身子。

万事万物都有各自的位置,错了位置也就失了味道。闷热嘈杂的环境中,想必人们向往的只会是一边吹着空调,一边娴熟地将小龙虾剥壳、剔线、蘸汁,往嘴里送,再用一杯冰凉的啤酒由嘴冲到胃,嘴里叫嚷着好凉,心里却真特么暗爽。至于龙虾,估计人们压根不会想起,究其原因,一是龙虾还没能进入人们夏天的饮食习惯;二是,太贵。

没有小龙虾的夏天,就像不开花的春天、不泛黄的秋天和不寒冷的冬天,而我过去十多年就是在这样堪称凄惨的春夏秋冬里度过的。

那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我正青春,她正美味。我若能料到日后的苦果,当初就不会贪恋一时的滋味,而让自己因为过敏而全身痛痒了。我到现在仍然记得那个燥热的晚上,因为无知听信了庸医的建议,孤苦一人裹着棉被憋得全身冒汗,直到第二天早上。第二天病是好了,可我不知道前一天晚上是否睡着过。反正这是个痛苦的经历。

如果说日后的苦果仅止于这次痛痒,那就好了;可事实并非如此,真正的苦果来自痛仰——痛苦的信仰——痛苦的对小龙虾的信仰。那夜的痛苦并没有减轻我对小龙虾的喜爱,但确实让我增加了某种情感。触不可及?可遇而不可求?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或许是这类情感吧。

你若钟爱一个人、一件事、一种物,你会发现她无时无刻不在引诱着你,勾你的魂,让你上当,尽管事实是你自己每时每刻在寻找着她,可你已把她当作信仰,自己浑然不觉。

小龙虾于我即是如此,可能是我太喜欢小龙虾了吧!

我嗜辣,对辣椒的红色具有天生的敏感性。曾有多次看到鲜红的辣椒,就想这要是小龙虾该有多好;又有多次看到鲜红的小龙虾,就想这鲜红的小龙虾要是能和鲜红的辣椒搭配在一起,那会是一件多么让人开胃开怀的事情……想着想着老板就问我到底还要不要买,不买请让一下。我说买,辣椒。

人都不会让这种纠结的情感无限制地发展下去,总会说服自己不能屈服于命运,要努力抗争,但这对我还是很难。我在房间里考虑了三天三夜才真正鼓起勇气。

真是人生如戏,戏如说书,而无巧不成书!我鼓起勇气吃了一顿虾,虾却送我一场梦,一场噩梦,一场我曾做过的陌生而又熟悉的噩梦!我向吃虾的命运发起挑战,命运却还我重重一击。我期待演出一场励志大戏,可我却演砸了,这不能不让我感到忧伤。

后来我又自编自导地演过几场屌丝逆袭的戏,可那纯粹只是证明不作死就不会死,因为经过尝试我逐渐发现我不仅不能吃虾,还不能吃海鲜,甚至连鳖都不能吃!这不能不让我感到悲伤。

万幸的是,悲伤之余,还能吃鱼。

时至今日,已经过了十多年了,也就是说我已经吃鱼十多年了,并且会一直吃下去。

两个月前,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死了,漂在一个池塘里,我想那一定是我吃了很多鱼的缘故吧。可我发现我的身边却没有鱼,全是小龙虾,我睁眼望着她们,她们在嘬我的脸、我的手、我的肩,她们这是要吃了我啊!我被吓醒了。

第二天醒来我心神不宁,我虽是科学崇拜者,但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小龙虾吃人,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不解。这群没有良心的东西,我那么喜爱她们,也就吃过她们一两次,还落得自己苦不堪言,她们竟还要吃了我!那些天天小龙虾还拍照得瑟的人呢,岂不该被啃得连渣都不剩?我愤愤不平。

可不平归不平,那又能怎样?一切不过咎由自取,自己心甘情愿,怨不得别人,我还是那么喜欢小龙虾,即使她们要吃了我。

且打油一首,以抒悲情:

不食龙虾好多年,
时逢夏日窃相念。
若是皮囊能成全,
定饮啤酒醉三天。

(未完,待续)

作为外星人,我要说两句

你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 暂无外星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