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书架上的书

很多年前,身为木匠的我爸为我制作了一个书架。书架并不精美,更谈不上花哨,水杉木板横竖一置、铁钉一钉、榫卯一嵌,便成了型,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的作品。很不巧,书架上摆放的几乎全是教科书,我像我爸,也是个实用主义者。

福兮祸所伏。儿时自恃聪敏,课业不在话下,放学之后主要嬉于深山老林、奔走田园旷野,而基本不碰书籍,以致养成了不喜阅读的习惯。中小学时代课外阅读极少,所读书籍屈指可数,寓言、童话、奇谈、怪谈类书籍倒也可在书架上寻到几本,但经典名著、大部头基本没有。直到现在我仍羞于对人提及四大名著我竟一本未读,《西游记》电视剧倒是看过不少遍,却不知书长何模样。

我对阅读的逐渐重视,源于自我认知的不断加深。其实二者是相互促进的,越多看两本书,便越发现自己的浅陋无知,而这一发现又会驱使自己再多读两本书。2014年我与前同事昊哥在网上有过一次对某一问题的争论,根据自己肚子中的几点墨水,我坚信自己是对的。我们话语针锋相对,虽是纯粹的争论,但也打得不可开交。但后来翻阅了相关书籍才知道我以前坚信的都是错的,只能灰溜溜的删除言论以示承认过错。对这一事件我还有另一认识,即读书是修身养性的过程。半瓶子水晃荡有声,有底蕴的人才能静水流深。读书越多,自知越多,说话会更谨慎,言辞也更谦和。

说到读书便不能不提下我的另一前同事老朱了。从他平日网络状态可略知其学识,直到某日见到他搬家翻出的数百本书籍时才知真正的缘由。需我思齐的人不少,值我佩服的人不多,老朱应算一个。

但待到现在想阅读了,却发现阅读速度慢、内容吸收少,别人一目十行,我却过目即忘。自知原因不在智力下降或记忆力衰退,而是因为以前没有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没机会掌握科学的阅读方法。去年11月上旬精心挑选的5本书,到现在才读完3本,想加速阅读也力不从心。也曾有针对性地进行阅读训练,一方面学习艾德勒的《如何阅读一本书》,另一方面借助专业阅读训练软件,训练正在进行,效果还有待检验。

习惯和方法终居其次,主要还是自己怠惰。大学之初曾夸下豪言,至少要在一半的课余时间里泡在学校图书馆,可到最后豪言竟成泡影,真正待在图书馆看书的时间不及十一。工作后情况稍有好转,每日上下班乘坐地铁的时间基本能够挤出用来看电子书,而且逐渐发现其间乐趣。不足的是,周末时间仍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工作日制定的周末阅读计划经常落空,或被事情打乱计划,或因事情无心读书。

本月会务实制定一份2015年阅读清单。将清单上这类书放在实用书架上,但愿我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实用主义者。

 

 

 

作为外星人,我要说两句


  • 暂无外星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