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发现 | 熊孩子和他们的怪叫

我将过分吵闹的孩子视为熊孩子,并曾不只一次地公开将他们列入人类三大公敌—其余二者分别是电话痨和功放狗,想必大家都已知道,这里不再细说—这当然是戏谑之词,但我对这三类人的厌恶程度也不言而喻。

我几乎在所有公众场合都有过这种被吵疯的遭遇。当我在飞机上想安静地看两页书,在电影院想安静地欣赏一部电影,在地铁里想安静地眯上一时半会儿,在此刻动车上想安静地想怎样才能安静下来时,一阵痛哭、狂笑或怪叫一定会如约而至,他们让我心烦、意乱,甚至抓狂,让我恨不得马上死掉(我不是暴力狂,只能选择自己受伤 )。

我知道熊孩子的出现纯属偶然,但给大人带来的神经衰弱却是必然。我一度十分担心自己脆弱的神经,但环顾四周见到更多严肃的表情时,也就轻松了。

为了减轻痛苦,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转移注意力。我把视线移向窗外,远处方块的田地和尖顶的房子向后推移,慢慢不见了;近处灰黑的树木和白色的围栏也向后移动,簌簌刷成细密的线条;雨滴打在车窗玻璃上,瞬间被拉伸、变形、吹散、消失。我的视线最后定格在车窗玻璃上,可以想象我呆滞的目光,但我不在乎,这一切都是我故意的,这让我能感觉好点。

这种方法很奏效,但奏效时间并不太长,随着声声喊叫越来越大,我的思绪开始跳跃,好像一首激情乐曲,演奏乐器众多、花样纷繁,但一听就能听出主题来,毫无疑问,我这首曲子是关于熊孩子和他们的怪叫的。

我试图抓住这个难得的冥想机会像一个哲学家一样思考,思考得有深度、有内涵、触碰问题实质、直击事物本源。在一辆四轮售货小推车与我擦身而过的一瞬,我发出了必将令后世惊叹的世纪三大问,即
熊孩子为何会怪叫?
家长为何不阻挠?
我何以被困扰?
这三个问题分别从本体、环境和受体三个角度揭示了一般事物的产生、发展和作用力三方面的一般规律。

我在被自己莫名感动的同时,突然想起了我的过去。当年那个人称”鬼见愁”的顽劣小童无意识地做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怪异动作,自己却觉得再自然不过,见不到规则、看不到标准,一切发自内心,丝毫无所掩饰。好奇心驱使我回头看了看后座的熊孩子,他的行为模式与我当年丝毫无差,脸上的表情竟几近复制,我在感叹的同时竟将对他的厌恶减少三分,实在不可思议。

我又想起我四岁的、搞怪天赋丝毫不比我逊色的小外甥女,她的存在更印证了我”怪叫源于天性”的说法。不管她皮到何种程度,我都不会对她说不,这当然是循了”外甥照舅、舅宠外甥”的老理;反倒是我姐,总会不失时机地训她一番,以免脱缰失控。我又不自觉的回头看了看,我想知道熊孩子他妈在干什么。他妈睡着了,偶尔被吵醒,小声对熊孩子说句”宝宝别闹”,又睡死过去。

熊孩子在喊叫、敲击、爬上爬下,动作幅度大、声音频率高。我第三次因好奇心回过头。我想知道后座第三者感觉如何,先前知道他表情严肃,但现在变严重了,看得出他的苦不堪言。我真担心他会没忍住一巴掌扇在睡死的母亲和鲜活的孩子脸上,好在最终悲剧没有发生。

我真是天生劳累命,替他人操完空心,还要替他人自我反省。我在想,他何不像我一样,要么发呆要么瞎想,何必受这破烂事的干扰,即使不能免除,也能减轻。人生本就是场旅行,行不行,看修行,拥有强大内心,必定百毒不侵! 我的这些微言大义他当然听不到,要不怎么到现在脸色都没褪。

自我疗伤这么长时间,我的症状终于有所减轻。我试图将原因归结为宽容的力量,或者说修行。但作为一个好人,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我骗得了听我扯淡到现在的你,却无法骗过自己。倒不如说症状缓解的原因是我被逼无奈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更不如说成功转移注意力将近五个小时后,再过一小会儿我就要下车了。

再见,我的朋友。

再见,我的熊孩子。

作为外星人,我要说两句

你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 @微信营销服务
    2014年12月16日 下午2:45

    舅宠外甥~

    • @大黄君
      2015年1月1日 上午2:45

      没错吧

  • @Me.稀奇
    2014年12月19日 上午8:52

    我遇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一般都是盯着小孩最漂亮的地方,然后想想自己也带着这样漂亮的孩子时,嘴角就会不经意的上扬。

    • @大黄君
      2015年1月1日 上午2:48

      嗯嗯 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没来得及给大家回复。新年快乐!

  • @微信推荐
    2014年12月20日 下午4:56

    熊孩子。。

  • @非常无聊博客
    2014年12月23日 下午1:54

    有些时候确实很讨厌,不过确实也可爱。

    • @大黄君
      2015年1月1日 上午2:49

      嗯天性使然,但不能过度。

  • @Me.稀奇
    2014年12月30日 下午5:32

    最近是不是都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