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虾说 | 我不吃龙虾好多年(下)

那个奇怪的梦一直困扰着我,我感觉一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至于到底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却又说不上来。

可能是等地铁被人群挤下月台,减速到达的列车虽已刹车却仍将我撞倒在铁轨上,摩擦至四肢变形、面目全非;也可能是边听音乐边制作一盘味道绝佳的醋溜排骨时,音乐到达高潮,我也手起刀落,却不幸刀落在左手拇指和食指上,拇指和食指落在由白变红的地板上;还可能是打球回来准备洗个爽快的热水澡,却不小心将肥皂掉在地上,捡肥皂的瞬间脚下一滑,身体后仰,后脑勺磕在坚硬的马桶檐上,裸身昏睡三天三夜后大难不死方才醒来……

不好的事情实在太多,我不敢再想却又忍不住去想,它们和与虾有关的梦实在没有太多联系,但我不知道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是怎么钻到我的脑子里来的。我明白这些充满负能量的猜想对我有害,我决定努力不去瞎想,为以防万一,我决定出去走走,正好我远在庐山的朋友们邀我过去玩耍几天。

做个噩梦就让我胡思乱想这么多,担惊受怕到这种程度,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这种自己都觉得可笑的事情肯定不能让他们知道。和朋友们游山玩水叙基情的时间让我感觉很快活,快活的证明就是我竟一丁点儿都没有想起自己可能脚没踩稳,从山顶顺着五千多级石阶梯滚到山底。这真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可我最不愿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朋友们提议上夜市喝啤酒吃小龙虾。我顿时全身乏力,瘫坐在酒店床上。我从北京来到庐山就是为了躲避那些东西和它们带来的厄运,好不容易让游玩充斥大脑,用玩笑打发时间,满以为这样便可以安全度过,可谁料最后还是有人打开了这个潘多拉盒子。

我头冒冷汗,细心的朋友们发现了异常,纷纷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虽心里闷得慌,但怕他们取笑,仍打算不告诉他们原因,说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十分钟过去,我的衣服汗湿透了,朋友们见我非但没好转似乎反而变严重了,执意要带我看医生。我不愿意,他们劝说,拖拽,用手架……

我的周围闹哄哄的,有人唱歌,有人吆喝,好像也都不是,只是有人在大声说话。可我面前怎么会有这么大盆的虾?这足有二十斤吧!我可是不能吃虾的啊。不过她们鲜红鲜红的,看起来好像真的很好吃的样子。这是在夜市上!但我怎么会在这里?他们不是要带我去看医生,这会儿不应该正待在医院吗?不管怎样也不应该待在这个地方啊。

我慢慢回过神来,想问问朋友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不等我开口,他们便将一大盘虾递到我手上。

“来,大黄君,这次满足你!”

“我不能吃,你们吃吧!”说着便将虾往外推。

“扯淡吧你就!啤酒都喝半打了,都吃出一堆壳了,你说你不吃虾?”

我低头看了看,果然有一堆虾壳。

“这不是我吃的吧?”

“那难道还是我们吃的不成?我们有我们的呢。”朋友说完指了指各自面前。

看来还真是我吃的。糟了!我心想,噩梦要成真了!

“你们怎么不拦着我!我是不能吃虾的!我对虾过敏!!”

“什么过敏不过敏,别一惊一乍的,你自己都说了,今晚豁出去了,这虾吃定了。医生还没给你检查完你就跑了,拦都拦不住。看你刚刚那样儿,吃得比谁都欢,看你这儿,虾壳是不是比谁都多。难不成刚刚你就醉了吧这会儿酒醒了吧!哈哈哈!”

可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在房间叫他们别拉我。不管怎样,事已至此,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再一次接受冲动的惩罚的准备,但愿这次惩罚不比是多年前的那次重,爆发得不那么猛烈。

“你们吃吧,我不行了,我恐怕快要发作了,”我对朋友们说。

“别啊,刚来劲呢,就不吃了多没意思!都吃这么多了,过这么长时间还没反应,估计没什么问题了!你就放心大胆地吃吧!”

“不吃了,不吃了,你们是没见识过她们的厉害!”

“真不吃了?”

“不吃了!”

“确定不吃了?”

“不吃了!”

“那行,我们继续了啊!”

接着便是酒杯碰撞发出的乒乒乓乓的声音和剥虾壳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声音,以及嘴巴吮吸拇指食指发出的滋滋滋滋的声音。

我则静静等待着属于我的一切。

一个时辰过去了,盆里的虾少了大半,啤酒又上了一打,他们在尽情地吃喝,我在安静地观看,时不时看看手上有没有冒出疹子。我听他们开着玩笑,尽情欢笑,时不时插两句嘴,没有参与感时都会像我这样,再怎么样兴致都不会太高。

我开始抱怨约好的不幸怎么还没到来,又有点后悔刚刚怎么吃了那么多虾,现在倒不是后悔不该吃,而是后悔吃的时候怎么能喝醉呢?怎么能不记得吃的虾是什么滋味?怎么能不知道吃虾时是什么感觉呢?真是醉的不是时候!要是在我吃的时候不醉,吃了之后……

等等!

我拿起酒杯,把啤酒满上,一饮而尽;又来一杯,再饮而尽;再来一杯,连干三个!

朋友们都停了下来,睁大眼睛看着我,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哈哈哈!我太机智了!我可以放开吃放开喝啊!要真过敏了我反正也喝醉了,感觉不到了!这样的话过不过敏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现在才明白过来,我错怪那些可爱的小龙虾了,她们哪是要吃了我啊,她们是要拉我喝酒啊!哈哈哈!你们说我聪不聪明!哈哈哈!”然后我向朋友们说起了那个噩梦的故事,等着他们笑话我,但他们没有笑话我。

“这么说来,那是要我们今晚一定把你干倒啊!大家说是不是啊?”然后我就听到起哄说是,再然后就听到朋友叫老板再来两打啤酒一盆虾。

他们真是我的好朋友。

我如愿以偿了,喝到了啤酒吃到了虾,而且还能吃出虾的味道来,还能清楚地描述吃虾时的感觉来。此生无憾呐!

我们吃喝到下半夜才打道回府,路上蚊子似乎特别多,总咬我。

且打油一首,以表怡情:

既饮啤酒醉三天,
自此深结虾蟹缘。
纵有蚊虫叮我手,
痛痒过后喜开颜。

作为外星人,我要说两句

你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 暂无外星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