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小说初试

Page 2 of 17

日志

记事 | 过招

凌晨5点35分,列车准时到达这座南方城市。大黄君半卧着扭头望了望窗外,天才蒙蒙亮,于是继续躺下。但在乘务员的哨子声中,大黄君终于不情愿地起床、漱口、拖着行李走出了车门。

刚出车门,大黄君不禁打了个寒战,心里暗骂道:“该死的天气预报!”

大黄君随着人流走出车站,车站广场顿时热闹起来。昏暗的灯光下,行李挑夫、地图售卖者、的士司机都开始发出阵阵吆喝。几个司机迎过来问大黄君要不要打车,价格便宜、有发票而且不用排队,大黄君摇了摇头一一谢绝。

大黄君在广场上找了个石凳坐下,拿出手机给张主任打了个电话。张主任之前交代,到了就给他打电话,他来接他。但电话那头,张主任说他还在火车上,火车晚点,六点半才能到站,叫大黄君先找个没风的地方坐坐,等他片刻。

大黄君环顾四周,两旁是旅行社和超市,对面是餐馆。看到餐馆时大黄君顿时觉得肚子有些饿,但可恶的是餐馆在马路对面,被一排高高的栏杆拦着。大黄君只能沿着马路走,走了几分钟终于看到一条斑马线,又在斑马线旁等到绿灯时赶紧过了马路。

之前看到的餐馆在车站斜对面,是一家快餐店,也做早点。由于时间还早,店里顾客不多,座位空空的。早点摊后,三个小姑娘挤在一块儿取暖、聊天,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大黄君走上前,扫视一番后冲着最漂亮的一位问:“有面条吗?”

几轮问答后,面条端上了桌。

大黄君心想,这可是来这座城市的第一顿,得慢慢吃。可谁料,第一口便吃得不是滋味,面条淡得仿佛没放盐。大黄君不好意思因这点事情跟人家一姑娘理论,于是随便扒拉了几口去付钱了。走近那姑娘,姑娘却头也未抬,伸出右手食指往右后方一指,大黄君顺着手指望去,原来是在右后方数米外的一个迷你收银台结账。

收银员是一戴红帽的男子。

面条6元。大黄君放下行李包,拿出钱包从里掏出一张10元人民币,男子接过后打量了一番,指着人民币右下角:“缺了一角,换一张吧。”

大黄君接过钱又从钱包里拿出另外一张10元,但男子又重复了之前的动作。

无奈,大黄君只能拿出100元递给男子,嘴里念道:“狗日的无良奸商,竟找我两张破钱。”

男子接过钱找零,将一叠10元、1元放在收银台上:“找你94,你数数。”

大黄君拿着钱,背靠收银台数了起来。“我数着怎么少了一块呢?”

话音刚落,旁边传来声音。“这里不还有两张嘛。”不知何时右边又冒出一戴红帽的女子,女子说着指了指收银台上的2元人民币。

大黄君哦了一声,准备去拿钱。红帽男子说:“也不知道这钱是不是你的,我先帮你数数吧。”

大黄君一面把钱交给男子,看着他数,一面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8张10元,12张1元,共92元。”

男子数完冲大黄君笑了笑。这一笑,笑得大黄君心里真不是滋味,真想像鸵鸟那样找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大黄君接过钱拿着行李包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刚到门口,大黄君停住了脚步,心里捉摸着,张主任要六点半才到,外边又黑又冷,何不在这里歇会儿。于是在距收银台很远的地方找了个位子背对着男子坐下。

大黄君是个很善于自我反省的人,他不愿抱着自己任何一个错误过夜,更何况现在坐着又无事可干,于是他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竟然在这样一件小事上犯糊涂。大黄君开始回顾、总结、回顾、总结……

“不对!”大黄君喊出声来。

他想起了什么,是的,他发现有件事情不对劲!被遗漏的那两张是1元的,怎么可能呢?通常人们数钱都会将面值最大的放最下,面值最小的放最上,怎么可能在拿钱的时候将最上面的钱遗漏在桌上呢?大黄君越想越觉得事情诡异,于是他迅速翻出钱包。

他是对的。钱包里除了那两张破损的10元,只剩下3张10元和14张1元。

大黄君知道自己被骗了,不仅在金钱上,更感觉在眼睛和智力上受到了侮辱。

他想把那对红帽男女破骂一顿,但又觉得不妥,万一对方矢口否认怎么办,这边只有一张嘴,而且是外地的,对方已知的便有5张嘴了,而且破骂更容易激起对方愤怒和一致对外的心理。大黄君心想,不能硬碰,那就只能见机行事、走一步算一步了。于是将行李包放在凳子上,手持钱包向收银台走去。

“刚刚钱找错了。”大黄君冷冷说道。

他在等待男子的否认,然后有理有据地将对方驳倒。

“哦,这钱是你的吧,你看你,又落下了吧。”男子翻开收银台右手处的一个记事本,里面整齐地躺着5张10元人民币。

大黄君呆住了,许久没能说出话来。他本想将男子的骗术一一说给他听,就像一位魔术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伎俩被别人识破一样,他想让他难受,但是自己却被男子简单的回答将了一军。

大黄君只能呆在那里附和着说:“哦,是我落下的。”

溃败后的大黄君回到座位上不知如何是好,走吧,灰头土脸;继续坐着吧,也不尴不尬。犹豫片刻后,他索性站了起来,拿起行李包,转身向男子走去。转过身的一刹那,他又有了新的发现:他看到男子满脸失望和怨念。男子看到大黄君走过来了,没来得及收起脸上的表情,看得出他是强作镇静。

大黄君对上几个回合的惨败很不服气,本想过去不顾一切地撕掉男子身上的羊皮,替自己出口恶气,但是现在他不想这么做了。他读懂了男子的心思,所以他想到了另一个办法。

大黄君走上前去,注视了男子数秒,男子目光开始躲闪。大黄君转身向门口走去,刚迈出两步便停了下来,他回过头看着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迈着步子走出了店门。这一切,仿佛演电影一般。

身后,男子露出尴尬的笑。

走出餐馆,大黄君接了个电话,是张主任的,他说他已经到了。